202004月24日

王健林“排雷”

当然,在停业状态下,营业成本会有所降低。但万达电影的现金流也出现波动,2019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.59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滑13.56%,为五年来最低值。

具体来看,并购影城、北京万达传媒、Propaganda GEM Ltd和时光网在2019年的计提商誉减值分别为23.40亿元、10.33亿元、2.09亿元和19.93亿元,计提依据为“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”。

一年多前,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曾信誓旦旦对外表示,“商誉是一个财务概念,有信心完成未来几年的对赌业绩。”

万达商誉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,和多年来数次大手笔收购不无关系。通俗来说,就是之前的并购,买得有点贵,但是收购来的公司业绩却不理想,由此对上市公司及股东形成一定的损害。

万达电影称,此次补偿由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“万达投资”)全部承担,即由万达投资补偿4375.4万股,以上所补偿的股份由万达电影以总价人民币1.00元的价格回购并予以注销。据悉,万达投资由王健林持股98.03%。也就是说,此次补偿基本也是由王健林掏钱。

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,万达电影不得不大幅举债。3月11日,万达电影拟申请发行额度不超过20亿元的债务类融资工具,募资将用于满足公司生产经营需要、偿还公司债务、补充流动资金等。

在外界看来,“逆周期”建影院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,毕竟影院不会随着疫情结束出现“报复性消费”的现象。

去年5月曾披露过通过发债扩建影院的计划,公司当时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,资金将投向新建影院项目31.9亿元,拟在2019年-2021年新建159家影院。但发债并未顺利,万达电影今年1月7日披露公司审议通过撤回申请文件,时隔一年“改道”定增。

虽然,万达集团通过官方网站出面辟谣,表示“申请破产”纯属谣言。但不可否认随着海外疫情的爆发,AMC确实遭受重创。4月7日,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全球将AMC的信用评级从B降至CCC-级。

谈及去年利润大幅亏损原因之时,万达给出的理由为,由于公司计提了商誉减值等资产准备59.09亿元。如果剔除这一因素的影响,万达电影2019年其实是赚了11.41亿元。

万达电影

年报发布当日,万达电影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,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3.5亿元,其中30.45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、13.05亿元用于补充公司资金流动性及偿还借款。

去年一整年里,万达影视由于影片数量较少、体量较低且部分影片票房不及预期, 加上受游戏行业政策调整影响,部分产品上线延迟,导致整体盈利不佳。

发行预案显示,万达电影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新建影院162家,其中2020年59家,2021年81家,2020年拟建设22家。

此次巨额商誉减值的对象包括此前并购的影城(2014年-2018年约以35.9亿元并购的14家影院)、时光网(并购价格约23.4亿元)、慕威时尚(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)、Propaganda GEM Ltd。

文章来源:乐居财经

宁可补偿业绩也要计提商誉

作为全国最大院线,这也是万达电影近五年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负增长,并跌入谷底。不仅巨亏47亿元,王健林还未完成收购万达影视的业绩承诺,需要作出现金补偿。

此份业绩报,这也是万达电影收购万达影视以来的第一份年报。

如果不计提巨额商誉,万达电影11.41亿元的利润,是完成业绩承诺的。王健林为何宁可做出现金补偿,也要计提商誉呢?

回购注销完成后,万达电影注册资本将减少,总股本将由20.78亿股减少至20.34亿股。

2019年,万达电影的营业总成本为142.47亿元,月均成本在11.87亿元左右。不过,截至2019年末,万达电影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24.63亿元,若按照上述成本计算,其账户上的资金大概可仅够支持2个月。

在59.09亿元的计提减值准备金额中,其中商誉减值高达55.75亿元,占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绝对值比例的117.90%。

资金承压和裁员

近日,有媒体报道,万达电影裁员20%-30%,这部分主要为万达院线的一线员工。万达内部员工透露,“院线那边早就裁的差不多了,能总部人员处理的业务就总部一起处理,单店不需要人了。”

在重组方案中,万达投资、莘县融智、林宁承诺万达影视2018年度、2019年度、2020年度及2021年度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.63亿元、8.88亿元、10.69亿元、12.74亿元。

进入2020年,国内影院停业已经近3个月,长时间没有资金流入,对于拥有600余家影城的万达电影来说,停业期间颗粒无收使公司财务承压。

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北京

除了固定的成本支出外,万达电影还面临着巨额短期负债所带来的压力。截至2019年末,万达电影短期借款34.55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10.88亿元,长期借款21亿元。

在疫情期间,万达电影为何不断裁员?或许从2019年业绩报也可窥一二。

巨额商誉

如今,他却食言了。4月21日,万达电影(002739.SZ)发布2019年报,实现营业收入154.35亿元,同比减少5.2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7.29亿元,同比大跌324.8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48.47亿元。

国内并购的企业营收能力下降,而国外并购标的同样也不容乐观。万达曾在2012年以26亿美元购买AMC娱乐100%股权。眼下,受疫情影响,AMC院线被传出申请破产的可能性变大。

财报显示,2019年,万达影视实现3.16亿元归母净利润,扣除占用的资金成本、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净利润为3.01亿元,未能完成8.88亿元的业绩承诺。所以相关股东方需用自身资金弥补,当期应补偿金额14.53亿元,应补偿股份数量为4375.4万股。

去年5月,万达电影经过几度更改方案、历时三年多,完成了对万达影视百亿级的艰难重组。据此,万达电影成为万达影视的控股股东,持有其95.77%股权。